今日份的怅然若失,是愉快的刷了一小时黄濑凉太tag满足的放下手机时,突然想起来他不是真实存在的。他那么好,怎么会是虚假的呢。他那么好,他的创作者怎么会对他那么不公平呢。

  1

随便吐槽一下黑执事圈有位的cos,服化道具都十分用心,可是一点儿也喜欢不起来。面瘫,眼神是死的,每个场景都没有任何情绪。

 

想要赤苇这样的男朋友(闭嘴。
太太的画真的特别特别特别特别有意境!

笑良:

 善类。

@Richiamo 点的赤苇

成熟可靠又有点寂寞太难了(捂脸

  11

给双子打call给太太打call!

果壳:

@Richiamo 点的双子的中学AU,漫画还在卡设定当中🤓,想想就赤鸡

  77

脑补一下另一个故事,哥哥被开膛破肚地杀死在祭台上,灵魂被恶魔吃掉,沾满血污的躯体被葬仪屋捡回去缝合起来保存着,他在无边的黑暗中漂浮了几年,葬仪屋的研究终于有了进展正式在他身上实施。关在漆黑严密的小屋里,身上接着密密麻麻的管子,大概经历了一次次失败和实验,他需要喝下大量药剂,必须靠输血才能维系生命否则就会迅速枯槁下去,他经历了钻心的痛苦和摧毁理智的癫狂,难以承受的苦楚和折磨让他多次试图杀死自己,而事实上他早是已死之人。他终于能状似常人一般行动,他有和父亲一般精致的面庞和优雅的微笑,只是他的躯体中早没有灵魂,每一秒钟他听到的都只有虚假的走马灯播放的转动声在空旷的躯体中回响。多少个夜晚他在噩梦中惊醒...

  35 3

【黑执事】关于剧情和未来走向的一些猜(xia)测(cai)

写分析的太太已经很多了,而且我本来是个看漫画很糙总忽视细节,每每看别人分析时才感叹原来这里还有伏笔的人。所以这不是一篇分析文,一定要说的话就是一些自己的猜测【瞎猜……】

这些内容中的很多我应该在微博或者lof和太太们的讨论中发过,所以如果有看过类似内容的话,不是我抄来的,可能那就是我【抹脸】

写一写也算是理理自己思路,希望黑执事同好一起来讨论啊【挥手】

话唠,有点长…

*双子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接下来的叙述为了方便区分,这个刚回来的哥哥称为夏尔,一直以来的弟弟则称少爷。

*以下基于青之教团篇的幕后主使是葬仪屋的假设【这个假设应该不会被推翻吧…】

 

漫画剧情走到这一...

  56 51

【革命机valvrave】Last Elegy

○在动画原作结局之后发生的故事,但并不算严格意义上的续

○捏造➡莉泽露蒂还活着

○艾尔艾尔弗 x 莉泽露蒂、阿德莱伊x 流木野咲、时缟晴人 x 指南翔子,有 CP雷请慎

○称不上连续的故事,情节松散…冷CP的自娱自乐


——第三银河帝国历12年——

***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艾尔艾尔弗正埋头在办公桌上堆积着的文件里无暇抬眼。

第三银河帝国历12年,虽然国际上基本已经达成了“寻求人类与其他生命体共存之路”的共识,但局势仍然严峻,距离他们想要创造的和平世界还有很长的距离。即便“七号特定危险生物”这个称谓已经随着那场持续数年围剿魔...

  8 2

【HQ】及川彻撤回了一条消息

○排球社团line群组,乌野、青城、音驹、枭谷、白鸟泽

○主及影,有兔赤黑月,其他是不是cp个人判断吧…

○经理们都是腐女太太!

 

 

[及川彻撤回了一条消息]

黑尾:看到了哦~

木兔:我也看到了!

灰羽:什么什么!

及川:你们好烦啊,错群而已啦

黑尾:但是内容让人不得不感兴趣

日向:大王说了什么!我没有看到!

灰羽:黑尾前辈快讲啦

及川:没什么啦散了吧散了吧

灰羽:黑~尾~前辈~

黑尾:100个接球交换

灰羽:……

日向:心疼

金田一:忍住眼泪

泽村:学会了

日向:……

田中:……

东峰:……

菅原:大地,还是不要吧…

灰...

  538 50

【HQ】【及影】理想和你和未来

○及影交往

○时间线在春高乌野赢下白鸟泽后的某一天


青叶城西男子排球社三年级退社那天,进行了最后一场队内练习赛。身为主将的及川那天一如既往地活跃,积极组织进攻,和后辈沟通交流,最后轮到每个三年级生讲话时絮絮叨叨地啰嗦了很久,每个后辈都被他提到给出了建议和鼓励,最后以招牌笑容“今天和以后我都一直相信着你们哦”结尾时,岩泉实在忍不住给了他一个肘击:“把你恶心的笑容收起来!”在及川的抗议声中又补充了一句“眼泪也是,更恶心了。”然后当一年级开始清理球场时,及川声称自己在青城排球社的最后一天一定要留到最后、再打扫一次这块挥洒了三年汗水的球场作为道别,竟然获得了三年级生的一致同意,最终...

  67 10

【HQ】【苇月】机缘

○社会人赤苇X毕业生月岛→社会人赤苇X社会人月岛

○私设有,非常非常现实清淡的一个故事


月岛深深躬起来的背弯成弧形,手肘撑在腿上握着手机随意滑动着,想要舒展的肩膀却被衬衣和西装外套紧紧绷住,他试图活动僵硬的脖颈挣开束缚,却带动关节“咔”的一声轻响。他停顿了一下,放弃一般直起身重新仰靠在椅背上,抬起手又再松了松领带。

临近新年的末班地铁几乎没有人,月岛在的这节车厢里只有两个人,另一个是坐在他对面的青年。让月岛感觉不自在的除了被装在西装里疲惫的身躯,还有来自对面似有似无的注视,那种细密的观察仿佛能看穿一个人似的。然而当月岛不堪其扰直接看回去时,对方不是在看手机就是望着别的方向...

  53 9

© Richia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