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iamo

……被关注了写个介绍吧/不混圈,偶尔写写小排球,可能也会写别的/最爱黑执事欢迎剧情讨论拒绝塞夏/慎fo

 

【HQ】【黑月/兔赤】烟花大会

赤苇和木兔一起踏进第三体院馆的时候,就看到黑尾正勾肩搭背的挂在月岛身上耍赖:“月月,去吧!答应了哦?”

“heyheyhey!你们两个要瞒着我去哪里呀?被发现了哦!”木兔兴致勃勃。

“对啊。我们今晚就是要一起去做一些有趣的事。”黑尾故意摆出嚣张的表情又把月岛拉得离自己更近一些,故意加重语气说道,“两个人。”

月岛漏出显而易见的嫌弃表情,试图从黑尾的束缚中挣脱出来,一边不甘示弱的回嘴,“黑尾前辈我并没有答应你,不要用这种奇怪的说法。“

听到月岛这么说木兔的表情立刻从愤怒转为得意,“没错没错,月月不要答应他!黑尾你竟然妄图独占月月,不会让你得逞的!”他转了转眼睛,“除非你老实交代要去干什么,我们一起去!”

“都说了不想去啊!训练一周已经很累了晚上竟然还要出去,我可不像你们这些热血笨……前辈那么有精力。”月岛无奈,“而且我今晚还要收拾行李,明天一早就要坐几小时大巴回宫城。宫城不是东京哦,要几小时路程。黑尾前辈你忍心让后辈遭受这样的痛苦么?”头脑型选手放弃了挣扎开始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嗯嗯没错,作为前辈必须要有前辈的担当,不能让月月这么辛苦!黑尾你放弃吧!”木兔一听月岛这么说,立刻附和起来。

“噗—“黑尾没忍住笑出来,“前辈的担当这种话木兔你最没有资格说吧?”

“黑尾你说什么!我可是帅气的带领队伍取得胜利的可靠队长!”遭到损友的调侃木兔气急败坏的喊道。

“赤苇你来说。给你一个吐槽的机会。”黑尾挑眉。

“赤苇!”木兔投来求救的眼神。

“啊啊没错,木兔前辈是枭谷重要的队长。”赤苇面无表情。

“哼哼,认输吧黑尾!”木兔露出胜利的表情。维持了还不到一秒,就听到赤苇继续说。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今晚的总结会议以及和教练监督的沟通就由帅气可靠有担当的木兔前辈来负责?偶尔也关心一下后辈不要让我这么辛苦啊,木兔前辈你忍心让后辈遭受这样的痛苦么?。”赤苇继续面无表情。

“啊那么我们刚才说到哪?你们今晚要去哪里?”木兔立刻装傻转移话题。

“噗—”这下连月岛都跟着笑出来。

“月月你刚才笑了吧!我可是一直在帮你说话!”

“是木兔前辈你自己转移话题太生硬吧我表达自己被逗笑的愉悦也有错?作为帅气可靠有担当的前辈就不要和后辈计较这些啦。”月岛的嘲讽技能一点没有下降,黑尾在旁边露出满意的表情。

被三人围攻的木兔表情纠结,他皱着眉沉默了好一会,突然放空呆滞地说,“今天晚上我都不要和你们说话了。赤苇,你也不要和我说话,我不会理你的!”

“我明白了。”赤苇点头,然后转向黑尾月岛,“方便的话可以问一下,黑尾前辈想去哪里?”

黑尾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爽快的说:“烟花大会啦。今天去便利店买饮料时看到贴着祭典的海报,而且就在森然附近走过去也用不了多久。”他松开月岛,挠了一下头继续说,“你看啊,明天合宿就结束了下一次见面可能就是赛场上,难道不想用一个难忘的夜晚来结束这次合宿并且纪念我们伟大的友谊吗?”

“黑尾前辈,我们之间只是对手学校的前后辈吧。友谊什么的不是黑尾前辈自己的脑内妄想?”月岛觉得这个槽不吐不快。

“月月我对你的一片真心!你怎么能这样说!黑尾前辈的心好痛!”黑尾捂住胸口夸张地向月岛靠过去。

月岛嫌弃地拍开他的手,但还是没能阻止黑尾再一次作为人形挂件拖在他身上。月岛无可奈何地向赤苇求救,“赤苇前辈。“

赤苇摇头,用一个怜悯的眼神传达了【你家黑尾前辈我可没法管,不如你就从了他?】的同情和建议。

赤苇大概明白黑尾为什么要约月岛去烟花大会。赤苇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比同年龄男生成熟稳重很多,表面上也总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但高中男生嘛,这点事情还是彼此彼此的。他几乎没花什么时间就做了决定,然后转向仍纠缠在一起的黑尾月岛提议道:“不如我们缩短今晚自主练习的时间,早点结束后去祭典,十点以前应该能回来。”看月岛有点动摇他继续顺水推舟,“缩短练习时间这样也不会太疲惫,去烟花大会就当是放松一下了。说起来真的有好几年没去了吧,突然有点怀念。”

“……那好吧。”月岛不情不愿的答应,但黑尾还是看到月岛嘴角浅浅的笑意。他夸张的冲过去想拥抱月岛被月岛甩了一个眼刀硬生生堵回来,讪讪的摸了摸刘海不忘对赤苇递来一个【这个助攻满分】的感激眼神。

赤苇毫不客气地照单全收。“既然这样那就抓紧时间开始练习吧。”然后转头看向边上被放置了很久的猫头鹰,“木兔前辈,烟花大会的话……”

听到烟花大会后已经跃跃欲试很久却碍于面子一直没来搭话的木兔麻溜的顺着赤苇的台阶冲下来大喊:“烟花大会我要去!快点开始练习吧!”

计划成功志得意满的黑尾吐槽:“谁刚刚说不和我们讲话的?”

“木兔前辈在和赤苇前辈说话并不是黑尾前辈你。”月岛在旁边打击他。

“哦哦哦月月好样的!”木兔十分赞许。

“对不起木兔前辈,你也说了不和我讲话的。”月岛扶了一下眼镜鞠躬。

“赤苇!”

“好了练习吧,再耽搁下去烟花大花就去不成了哦。”赤苇迅速结束了他们愚蠢的对话。

 

四个180+的男生穿着运动衣出现在祭典上是非常显眼的,尤其是还有两个一直大喊大叫“赤苇你看那个面具好可怕!”“月月陪我一起去买章鱼烧啊!”“这是什么?炒面的味道吗太香了吧!”的前辈,月岛头痛地想【小学生吗你们?果然还是不应该来……】赤苇倒是依然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但月岛明显在他淡定的脸上看到了【我不认识他们】几个字。【骗自己是没有用的啊赤苇前辈!】月岛脱力地在心中呐喊。

事实上月岛心情很好,和赤苇刚才说的一样,他也有好几年没有参加过烟花大会了。记忆中的烟火大会还是小时候哥哥带自己参加的,牵着自己的手带领他在拥挤的人群中穿行,那时候跟在哥哥熟悉温暖的背后总是骄傲又安心。但是回忆起来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很久后再次参加这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仿佛小时候一件爱不释手却突然丢失的玩具在时隔多年后被找到时的疑惑和惊喜让他不禁有一点感慨动容,小吃摊位,捞金鱼、掷飞镖的游戏,穿着浴衣的人群都是熟稔又新鲜的。尤其是两个很吵的前辈,虽然月岛总是毫不留情地吐槽他们的幼稚行为,但事实上他很感激他们的吵闹和没心没肺消除了他心里隐隐的抗拒。

他轻轻扬起的嘴角被黑尾看到,对方凑上来搂住他的脖子献宝般的说:“看吧月月我就说来了绝对不后悔!烟花大会是不是超——有趣!”

“嘛、一般吧。就和小时候参加过的没什么差别。”他下意识反驳。

“欸月月刚才明明在笑吧,坦诚一点嘛。”黑尾嬉皮笑脸的递上刚买的章鱼丸子,“要不要吃一个尝尝?”

“喂喂喂!你们两个快一点啊在那边干什么!来比赛捞金鱼!”月岛还没来得及回答远处就听到木兔中气十足的喊声,大个子猫头鹰正一跳一跳的冲他俩招手。

“捞金鱼我可是高手哦等下输了木兔你可不要后悔?”黑尾被吸引了注意立刻跃跃欲试。

“哼哼,我是不会输的!这片水塘都被我承包了!”木兔自信满满。

“你哪来的自信啊敢不敢打赌输了的接受惩罚?”

“赌!输了的请大家吃任意一种小吃!”木兔立刻接下战书并开出了赌注。

“等下不要心疼你的钱包哦。”黑尾调侃他,“月月赤苇你们也来参加?”

“嘛……参加也不是不行,捞金鱼我还是有些自信的,应该不会输给你们。”赤苇耸耸肩表示同意加入。

“喔~所以又多了一份战书吗,总觉得赤苇要比木兔你更有威胁呢。”无视了木兔“黑尾你在小瞧我吗”的抗议黑尾转头问身边的人,“月月呢?”

“我就不参加了。”月岛吞了一个章鱼丸子鼓着腮帮拒绝。

“月月完全不擅长捞金鱼?” 黑尾故意惊讶。

“担心自己的钱包?放心啦前辈不会趁机宰你一顿的。” 木兔托着下巴继续猜测,并好心奉上了一剂定心丸。 

额角爆出一个井字,月岛转身把吃完的空盒扔进垃圾桶,一边说着“前辈请准备好自己的钱包,我要吃草莓蛋糕。”一边率先走到游戏水池边拿起兜网。

“什么这么帅的台词竟然被月月抢先了可恶!黑尾我要吃烤鱿鱼!”木兔不甘示弱地第二个拿起兜网准备战斗。

“所以说你们两个哪来的自信啊等下不要输的哭鼻子耍赖!”黑尾摇着头叹气,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在月岛和木兔中间坐下。

赤苇维持表面上的冷静目瞪口呆地看完了这出【两个前辈总是能在恰到好处的时机踩到月岛的雷点并使出毫不高明的激将而聪明如月岛竟会次次上钩屡试不爽】的戏码,心情微妙的第四个加入了战斗。

 

比赛的座次从左到右依次是月岛选手,黑尾选手,木兔选手,赤苇选手。

比赛开始。

月岛选手拿着兜网似乎并不急于下手,仔细看着水池中的动向似乎在思考策略。

黑尾选手是这个项目的老手,他拿着兜网轻轻接近一只金鱼,熟练地反手提网,啊非常遗憾最后瞬间的犹豫还是被猎物溜走了。

木兔选手也是一位非常有实力的冠军候选人。但今天的他似乎有点急躁,虽然已经发起了几次攻击但是总在最后关头失误。

最后是低调但也实力强劲赤苇选手,他采取了完全不同的战术,将网垂直立在水中待金鱼游进网的范围时再提网,凭借这个方法他已经成功捞到两条,目前领先。

这边月岛选手似乎已经想好了战术,他避开了热门下网处水池中心而在靠近边缘处水平将网沉下伺机而动,边缘虽然没有中间金鱼数目多但远离纷争中心也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

再来看看这边的战况也十分激烈,目前黑尾选手和木兔选手的战绩都是四条,但两人在池中剧烈的搅动惊动了金鱼使其游速加快加大了比赛难度。

“喂,木兔你轻一点啦我的猎物都被你吓跑了。”

“什么是你自己笨吧竟然赖我?”

“要不是你动作那么大惊动了它刚刚就捞到了。”

“黑尾想为自己的失败提前找到借口吗?没用的heyheyhey!烤鱿鱼哦!”

“别那么嚣张啊!你这是犯规吧!”

两位选手之间似乎起了冲突,但十分遗憾【不发生肢体接触的前提下扰乱其他玩家】是不违反游戏规则的,比赛继续。

赤苇选手凭借熟练的手法已经收获七条,月岛选手稍微落后只有三条,时间所剩不多请几位抓紧时间为胜利而战。

时间到!

月岛选手在最后一刻提起网,沉在水下的网骤然收紧这次竟一次收获六条!那么月岛选手的最终成绩是十二条。黑尾选手九条,木兔选手八条,赤苇选手十条。

几位的成绩十分接近,但很遗憾木兔选手以微弱的差距落败。

 

木兔呆呆的看着这自己面前小盆里几条轻盈的金鱼,不死心的又数了一遍终于接受了只有八条这个现实。

黑尾搭上他的肩:“木兔你的钱包已经准备好了吧?顺便一说我也想吃烤鱿鱼。”

木兔一把拍掉他的手转向赤苇求救:“赤苇你有十条吧?分我一条吧!”

“要愿赌服输吧木兔前辈。我要御好烧。”赤苇不为所动。

“赤苇你想啊!这可是赌上尊严的战斗!代表枭谷不能输给那边的猫啊!这种时候我们不是应该团结一致为了共同的胜利吗?”木兔目光坚定地望着赤苇,企图打动他。

“谁会在捞金鱼比赛上堵上尊严啊?!”黑尾抓狂的大喊。

“我觉得赤苇前辈给木兔前辈一条会比较好哦。”在旁边观战的月岛插嘴。

“月月!”木兔眼睛放光,惊喜的看着声援自己的月岛。

“不行。我要御好烧。”赤苇挑眉扫了一眼月岛,回过头看着期待的望向自己的木兔,拒绝。

“为什么啊赤苇!我会请你御好烧但是这时候不能输给黑尾啊!”木兔似乎已经在意的不是钱包的问题了。

“木兔前辈,如果我给你一条会发生什么情况?”赤苇叹气。

“这样我们三个都有九条金鱼。”木兔脱口而出,似乎在表达【这不是显而易见么】。

“噗—这样你们三个都准备好钱包请我草莓蛋糕吧。”月岛愉悦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什么?不行!赤苇还是不要给我了!”幡然醒悟的木兔立刻改口大义凛然的献出自己的钱包。

“早点爽快的掏出来不就好啦。”黑尾满意的起身却没注意碰到了放在脚边的小盆,小盆剧烈的晃动了一下向旁边歪去,两条金鱼顺势滑了出来。

“……”

“咳咳,那个,黑尾前辈,我要草莓蛋糕。”

“御好烧。”

“烤鱿鱼。”

“喂等一下啊!这样不算吧!”

 

月岛满足的坐在路边长椅上吃草莓蛋糕,看了一眼旁边痛心疾首的黑尾,心情愉悦。不远处已经吃完烤鱿鱼的木兔一边喊着口渴一边主动提出请大家喝饮料,并且顺带拉上赤苇陪他一起去便利店。

黑尾打算跟月岛说点什么,一晚上都是四个人一起吵吵闹闹总没机会,现在难得只剩两人独处,黑尾催促自己快点先找个什么话题开始对话却一时决定不下来。他有点惴惴不安的瞥了一眼身边的月岛,小口吃草莓蛋糕的样子算男生而言十分斯文的吃相,黑尾像是着了魔一般盯着月岛叉起一小块蛋糕送进嘴里,咀嚼的时候腮帮一鼓一鼓,吞咽时喉结滚动,舌尖舔了一下嘴角边的奶油像是在回味。回过神自己看的太专注黑尾大惊【黑尾铁朗你是变态吗?】那边月岛似乎注意到了他的视线,疑惑的看了一眼尴尬的黑尾恶趣味地勾起嘴角:“怎么黑尾前辈也想尝一块吗?”

“啊、不那个……”黑尾企图掩饰自己的失态,那边盘子却递了过来。黑尾一边有点慌乱地接过蛋糕一边打算若无其事的带开这个话题,一开口却是无关紧要的:“想不到月月捞金鱼这么厉害啊!”什么啊这根本不是自己想说的啊!黑尾懊丧。

没料到月岛却接过话题认真的回答起来。“嗯,小时候哥哥经常带我去祭典,捞金鱼也是哥哥教的。”顿了一下他继续说,“小时候什么事都喜欢跟在哥哥后面学,哥哥捞金鱼很厉害一次能捞到好几条,我总是最后关头被金鱼溜走。哥哥教我不用着急在边缘静静沉下网等它们自己游进来。”月岛的表情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有点出神,一瞬间又切换成调笑打趣的口吻,“不过今天多亏了黑尾前辈和木兔前辈打闹,中间的金鱼被惊动都游到边上来了。捞金鱼都那么热血,笨蛋吗你们?”

“月月和哥哥关系真是好啊。”话题意想不到地向着自己期待的方向发展黑尾暗自握拳,他无视了月岛的嘲讽继续接下去。

月岛的表情却黯了黯,别扭地开口:“那都是小的时候。”停了好一会才继续说,“小时候哥哥就像英雄一样,不过可能都是我自己的想象,毫无由来的期待让哥哥撒了很多谎背负了很多压力,到头来却是我在赌气。”他像是在说给黑尾听又像自言自语。

“因为排球吗?”黑尾试探。

“嗯,因为小时候在我看起来哥哥真的很强嘛。”他轻不可闻的笑了一下,“不过刚才捞金鱼的时候突然想到,哥哥不是不强说不定一直都是我会错了意。哥哥不那么引人注意不是焦点中心,但是一直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积蓄力量然后总有一天会让人刮目相看也说不定?”

“嘛,那月月不是和哥哥很像?虽然现在看起来没有小不点那么引人注意。”意识到马上又要踩雷黑尾慌忙解释,“不我的意思是说……唔,虽然话是木兔那家伙说的没错,但我也算认同,当月月的那一天到来的时候,不是也会让人刮目相看。该怎么说呢,让人刮目相看是一回事,但更重要的是那一刻月月你体会到排球的乐趣然后发自内心的爱上它吧?”他挠了挠头继续讲,“这几天练习有开始觉得排球有趣一点吗?”

“坦白说还没有。”月岛笑起来,“不过倒是决定回家后跟哥哥好好谈谈。顺便分享一下遇到几个笨蛋前辈的事。”

“月月!我的苦心没有白费啊!”黑尾感动的要扑上来被月岛嫌弃的瞪了回去。

“所以才非要来烟花大会么……”月岛小声嘀咕了一句,却突然看到自己的草莓蛋糕在刚才说话的时候已经被黑尾一勺一勺吃了大半,提高音量不可置信地说,“黑尾前辈那是我的草莓蛋糕难得我好心分你吃,竟然一点也不客气!”

黑尾也才回过神来看到盘子里被自己戳得惨不忍睹的蛋糕:“那个……月月我不是故意的。再买一个新的给你?”

“两个。”

“好好好,几个都行。”

“那三个。”

“喂。”

 

便利店离祭典的街道有点远,慢悠悠走过去的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木兔前辈前段时间提到过A大有向你发出邀请?”赤苇忽然想起来之前聊过的话题,想跟进一下现状。

“算是啦。”一说到这个木兔有点有气无力。

“所以还没有决定下来要不要去?”

“没有啊,A大毕竟也不是那么厉害嘛,而且B大也不错的样子,听说附近很多小吃店都不错。”木兔的语气似乎有点困扰。

“欸?B大没听你提起过。”赤苇随口回复。

“因为那是后来才收到的嘛。”

赤苇点点头,像是感慨什么地说道:“真是难以置信啊木兔前辈竟然快要毕业了,要不是刻意说起来完全感觉不到木兔前辈的比我高一年级这个事实。”

“喂!我可是有在认真苦恼啊。”木兔皱着眉。

“所以木兔前辈权衡的困难点只在B大比A大小吃多这一点上吧?”

“赤苇你在说我幼稚吗?”木兔不满。

“因为没有人会这么草率的方式决定啊。”赤苇摆出一副【难道不是】的表情耸肩。

木兔沉默了起来,皱眉认真思索着什么,平时都靠直觉行动的人一旦认真用起大脑思考起来表情有点滑稽。赤苇忍住没笑,故作严肃的地说:“木兔前辈有什么困扰的话可以说来听听,虽然不一定能帮上什么忙?”

“赤苇……大学应该不打算继续打排球吧?”木兔犹豫着艰难的选了一个拐弯抹角的方向。

【果然猜得没错是在纠结这个】赤苇了然,实话实说:“嗯应该不会继续了。”

“所以啊这就是问题啊!”木兔夸张的提高了音量。

“这哪有问题?”

“所以说,所以赤苇不明白吗?”木兔苦哈哈的皱起脸,得到赤苇摇头的答复后整个人垮下来,挠着头发说低沉地说,“果然赤苇你不是毕业生不会懂的!”

“你想啊,如果赤苇不打排球的话以后能见到的机会不是会越来越少吗?那不是应该选一个离枭谷近一点,离赤苇以后的大学也近一点的学校吗?A大B大的校区都离东京有点远啊,而且大学的训练很忙这样不是更没有时间了吗。”木兔费力地向赤苇解释自己的逻辑,一边痛心疾首【赤苇你还是太年轻】。

赤苇默不作声地听他说完,在便利店前停下脚步:“只有一年不是吗?”藏住嘴角的笑意转身走了进去,一边问道,“木兔前辈喝什么?惯例宝矿力还是果汁?”

“哎哎哎赤苇你有没有好好听我说话什么只有一年?”

抱着饮料从便利店出来时木兔还在纠缠之前的话题:“赤苇说一年是什么意思啦?”

“就是在木兔前辈毕业到我考上大学之间的这一年。”赤苇这么说着的同时,第一朵烟花在在空中盛开。

见木兔还是一副没懂或者是懂了不敢相信的表情,赤苇叹气:“所以我会考过去。木兔前辈的学校,或者至少离木兔前辈近的学校。”

像是慢放的镜头,木兔眼神从困惑到惊讶再到盛满喜悦,蜂蜜色的瞳孔被点亮了一般,印照着漆黑夜空中的烟花。他惊喜地望着赤苇。

“所以接下来的一年,还请忍耐一下吧。”赤苇笑起来,抬起头去看花火盛放的夜空。

 

“烟花很漂亮吧月月?”黑尾勾着月岛的肩膀,对方正吃着第二个草莓蛋糕,含混不清的应了一声。

“今晚很有趣,谢谢前辈邀请我来烟花大会。”

在烟花热烈的炸响声中黑尾突然听到对方说了什么,转头去问:“月月你说什么?”

“草莓蛋糕很好吃,谢谢前辈请我。”

“坦诚一点嘛。”

-fin-

 

 

@芹菜将军还是麻将处男 太太生日快乐!虽然你要的是兔赤的烟花大会但是想象不出兔赤两个人的情景完全都是三馆组死蠢的对话。虽然看下来黑月的戏份还要更多一些兔赤好像OOC严重……但是买一送一就不要嫌弃啦!

*论如何把预计2000字的短打写到7000+

  76 11
评论(11)
热度(76)

© Richia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