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iamo

……被关注了写个介绍吧/不混圈,偶尔写写小排球,可能也会写别的/最爱黑执事欢迎剧情讨论拒绝塞夏/慎fo

 

【HQ】【苇月】机缘

○社会人赤苇X毕业生月岛→社会人赤苇X社会人月岛

○私设有,非常非常现实清淡的一个故事

 

月岛深深躬起来的背弯成弧形,手肘撑在腿上握着手机随意滑动着,想要舒展的肩膀却被衬衣和西装外套紧紧绷住,他试图活动僵硬的脖颈挣开束缚,却带动关节“咔”的一声轻响。他停顿了一下,放弃一般直起身重新仰靠在椅背上,抬起手又再松了松领带。

临近新年的末班地铁几乎没有人,月岛在的这节车厢里只有两个人,另一个是坐在他对面的青年。让月岛感觉不自在的除了被装在西装里疲惫的身躯,还有来自对面似有似无的注视,那种细密的观察仿佛能看穿一个人似的。然而当月岛不堪其扰直接看回去时,对方不是在看手机就是望着别的方向像是在放空,让月岛不禁怀疑是不是自己神经衰弱。

他轻叹口气,拿起手机没想着看什么却还是无意识地点进了LINE,短短时间最上面的乌野排球队群组里面又刷出了几十条消息。点进去往上一翻就看到日向发的几张北海道观光照片,下面是几个后辈“真漂亮啊雪”“果然很漂亮下次假期也想去”的称赞,直到菅原前辈说了一句“果然很不错啊日向是和谷地去旅行吗?”,日向回应般地一连串地又发出了好几张和谷地脸贴脸的自拍合照,引来影山“呆子你在炫耀吗”的回复,接着就是两人无意义的争吵和互扔表情。

月岛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两个人的幼稚,想着面对镜头一本正经的影山选手私底下比起中学时一点也没长进,反而日向这几年倒是成熟了不少,大概和大二那年顺利和谷地开始交往有关系。月岛敲出几个字“怎么王样羡慕了么”,发出去前想到影山肯定会呛回来“月岛你这家伙,明明也没有女朋友吧”,又按下了清除键。这一瞬间的迟疑让月岛不禁嘲笑起自己,不仅仅是因为害怕和影山吵嘴的麻烦而放弃日常吐槽,也不是因为自己没有女朋友,更不是心里升起一丝“我需要的不是女朋友”的反抗带来的绝望。而是对自己如此小心翼翼的失望,对心里埋藏着的自我怀疑的失望。

中学时排球部的同伴后来只有影山走上了职业道路,日向体大毕业在即也已经确定会加入一支企业球队,除了这两个人之外的其他人都已经踏上了和排球完全不相干的道路。东峰前辈高中后在本地一家物流公司就职,前一段时间听说已经快要结婚;泽村前辈就读关西的大学毕业后留在那边工作;菅原前辈大学念完顺利申请到英国的研究所;西谷前辈和田中前辈竟然在毕业后没多久一拍即合玩起乐队,白天打工晚上在固定的house演出;幼驯染山口和自己一样为了就职活动忙的焦头烂额。最终排球不过成为了求职简历上一行“中学时参加过排球社团”,在密密麻麻如雪片般的简历中不过是最不起眼,最没用的一句。

月岛烦躁的退出了群组界面,下面一条会话是哥哥发来的,18:13,已读。“萤,找工作还顺利吗?家里一切都好,放心吧。”六个多小时了还没有回复,这件事六小时来一直像颗钉子梗在他心里,是责怪哥哥发这样不合时宜的讯息么,是因为自己没法回复的不甘么,是为自己没来由的怒气的懊悔么。想来想去还是赌气一般按下了电源键。

抬起头时又不小心看到对面青年游离开的目光。但现在月岛没有纠缠这件事的心情,小声嘀咕了一句“果然是在看吧”就重新躬起了背,撑着胳膊把脸埋进手掌里闭起了眼睛。啊,太烦了。就职活动已经持续了几个月,最初还干劲满满,后来热情像是被消磨完了,每天踏上地铁已经像是机械的完成日常事项,而心里那一点期待与幻想却不免地偶尔跳出来更扰得烦乱。再加上为了靠近学校租住的公寓远离市中心,消耗在路上漫长的时间也让人疲惫。更要命的是,在通讯发达的时代,即使月岛不是一个热衷社交的人,也无可避免的被各类社交软件消息包围,中学的、大学的、同辈、前辈、后辈,不断有光鲜的图片和文字挤进视线,拨动紧绷的神经,滴答滴答地累积着压力。

“果然哥哥的讯息就无视吧”月岛最后的意识模模糊糊留在这个决定,再一次睁眼是被列车忽然停下的惯性惊醒,几乎要以为自己睡着坐过了站匆匆忙忙起身就要走时,列车的广播响起来,因为故障临时停车。松了一口坐回来时才发现对面那人也睡着了,带着耳机靠着椅背,双手放在抱在怀里的公文包上,相当规矩的睡姿。

月岛饶有兴致的观察起那个人来,黑色短发,微卷着显得有点俏皮,因为睡着嘴巴无意识地张开一点但并不失态,很清秀、应该说很好看的一张脸。穿着西服套装白衬衫,一丝不苟的打着领带。“大概也是去面试的毕业生?啧真是可悲啊还没有找到工作,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吗,一起被困在这辆列车上”正当月岛盯着对方的脸胡思乱想到失去焦距时,对面的人醒了。还相当满足的打了个哈欠,擒着满眼的生理泪水看向了月岛。四目相对。

完了,现在别开视线已经来不及了,就盯着他假装在发呆如何。大脑一团乱的这么点时间里,月岛还有余裕注意到对方的眼睛,单眼皮,好看的狭长凤眼,刚睡醒微微有点发红。对方的眉毛动了动,像是注意到什么异常转头看窗外。

“列车故障停运了。”月岛犹豫了一下出声提醒。

“哦。”换来这么一声回应,却没把头转回来。

沉默的尴尬气氛蔓延开前,那人转过头叹了口气:“又是这种情况啊,上次停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像是给月岛解释般又补充了一句,“我去公司通勤都要搭这一班。”

紧接着向月岛搭话:“参加就职活动的毕业生?”

月岛挑了一下眉表示默许:“看得出来?”

“唔,虽然很疲惫但总觉得对未来还有期待这样的气氛?比起社畜来说。”

意识到被对方变相取笑了幼稚,月岛“啧”了一声表示不满,却无法反驳。

“抱歉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想到去年自己找工作时甚至到了自我怀疑的程度,明明那个人都可以,早知道的话当初应该那样之类的。不过搭着地铁回去时又在想着今天面试哪里需要改进。”他说着轻笑了一下。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做个排球笨蛋。”月岛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这个人袒露心声。

他脸上闪过一丝惊讶,马上接续道:“你知道peer presure么?”看到月岛摇头的答复后接着说“就是说来自同伴的压力,每个人都无可避免会遇到。就算那些你认为非常优秀的人,也同样无时无刻感受到peer pressure,尤其是通讯发达的时代。”他说着晃了晃自己的手机,“因为每个人都会把自己最光鲜的时刻发布在网络上。你所展示出来的大概也会成为其他人羡慕的形象?”

月岛不禁回忆了一下上次被排球部吵闹怂恿着发在群组里面试时西装笔挺的对镜自拍,换来日向大惊小怪的回复“可恶月岛你这家伙也是东京的city boy了吗!可恶好帅气啊!”

月岛忍不住笑起来:“笨蛋的脑子一直不太好用嘛。”

他们接下来又说到别的话题,早上拥挤的地铁,夜晚寂静的车站和凌晨店员都打着瞌睡的便利店。月岛知道了那个人大学念建筑,现在都内一家私人事务所就职,自然是月岛没听过的名字。建筑师真是一份听起来很厉害其实又苦又累的工作,那人抱怨着说道:“有时候会想如果有时光机能看看十年后二十年后自己在做什么就好了,这样看不到的未来的生活真是恐怖。”

月岛沉默了一下:“可是一般这样想的人,其实内心都坚信自己有不错的未来吧。”

那人顿了一下,笑起来:“是这样没错,光明的未来吗。”他说着转头去看空荡无人的车厢,月岛也跟着他的视线向前看去,灯火通明一路向前延伸。这时列车晃动了一下,随后启动起来,恢复运行的列车广播也随即响起来。

月岛翻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快要十二点了,被困在这漆黑夜晚中的车厢中已经一个多小时。不过还好,遇到了这个人。

两个人在同一座车站下车,走出车站时月岛转头看那个人,那人也回头冲他扬了扬眉毛。停顿了一下,两人一起默契的钻进了路边的便利店。捧着热气腾腾的关东煮从店里出来,两人在路口分别。走出一段月岛才想起来自己没有留下对方的LINE联络方式,甚至连名字都没问。要回头喊他吗?还是……算了吧。

不过他摸出手机,找到哥哥的窗口,简短的回复道:“嗯,还算顺利。”

 

***

 

月岛从面试的房间出来才舒了口气,今天的感觉还不错,一路下来每个环节都很顺利,又和负责接待的工作人员打了招呼确认在一天以内会收到答复后才告辞。往电梯间走时他想起来面试前他提早一些到达,在一楼大堂的楼层指引瞥到28层是一家叫NAYU建筑设计事务所的公司,模糊记得那天那人好像提到的是这个名字。

要去吗?太冒昧了吧、而且也不确定是不是这家公司,更何况连姓名都不知道,到了要怎么询问呢,一个微卷短发的年轻男性?不过去看看也无妨吧,就算没有这个人,只要微笑着抱歉说“不好意思应该是我弄错了”就可以了。反正,也没有人认识我。

被自己说服的月岛确认了一下自己所在的楼层是17楼,按了向上的按钮。

但真正迈进了公司月岛还是在费劲的组织语言,前台的接待显然也看见了他,朝他露出微笑:“这位先生请问……”

紧接着他被一个人撞了一下,那个人抱着一大摞文件一边低头翻看检查着一边步履匆匆地经过。撞到他后回头鞠躬说了声“非常抱歉”转身就走,月岛却辨别出了记忆中声音。

“那个,请问?”

那人听到搭话又回过头来,看到是月岛后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但马上恢复了正常,也可能是工作赶时间来不及多问,他看了看时间,跟月岛说:“我现在要去开会,你有时间的话能麻烦等我一个小时吗?中午一起吃饭。”

得到月岛肯定的答复后他说了句“那么等会见”就一路小跑着离开了。

但显然会议延时了,那人差不多一个半小时后才出现。他看到窝在接待室沙发上翻看公司项目展示册的月岛,露出了笑容。一边套上外套一边跟月岛解释:“抱歉久等了,饿了吧?想吃什么?”

月岛却没有马上回答他,他扬了扬手中的册子,问道:“这里面有你设计的吗?”

那人走过来翻到其中一页说:“这个,进公司参与的第一个项目。不过只是参与啦参与,差的还远呢。”他指着设计者名单中的一个,“这个是我。”

赤苇京治。

“赤苇京治。”月岛小声念出来。又像是没头没脑似的补充了一句,“我叫月岛萤,请多关照。”

赤苇楞了一下:“请多关照。那么月岛今天中午想吃点什么呢?”

最终考虑到赤苇下午还要赶回去工作选了西式简餐。点了正餐后赤苇问他:“需要甜点吗,草莓蛋糕?”

月岛惊讶地抬头看他,赤苇笑着解释:“那天在便利店,你在草莓蛋糕前犹豫了大概有五秒钟。”

月岛觉得脸有一点发烧,他回头跟服务生说:“麻烦一份草莓蛋糕。”

“两份,谢谢。”对面这样补充道。

一边切着牛排月岛一边跟赤苇解释自己今天来面试时看到了赤苇公司的名字,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找了过去没想到竟然毫不费力就找到了人。

“啊,是17楼那家证券公司啊。怎么样,面试顺利吗?”

“嗯,还不错。”

“终面?”

“不,今天是群面。过了的话下一次就是终面了。”

“加油哦,听说那家公司还不错。”赤苇一边咽下一口意大利面一边说,“过了的话以后可以下班一起去搭地铁了。”

月岛看不出对方只是随口说了句鼓励的话还是认真的,他叉起一块牛排嗯了一声。

那天快到晚上时月岛就接到了公司发来“恭喜您进入下一轮面试”的通知。他从通讯录中找到赤苇,这个新添加进来的联络人显眼的占据了第一的位置,给他发了一条信息“群面通过了,下周二进行终面。”月岛扔下手机开始担心是不是自己自作多情,看起来赤苇对自己非常友善,但说不定他本来就是那种人,对任何人的好意都照单全收并毫不吝惜的回报以相同的好意,健谈并且可以毫无自觉地说出让人误会的话。对方在觉得困扰也说不定,就算是笑着的或许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即使没有觉得困扰但知道了自己那样的企图会逃走吧。

不一会手机响起来,“终面加油。下次再一起吃饭吧。”

 

***

 

赤苇整理好桌面的文件,合上电脑收进包里,给月岛发信息“我在楼下等你。”

月岛从电梯出来就看到赤苇站在门口冲他挥手,一边和身边的同事告别一边追上赤苇。看到对方今天还是提着电脑,皱了皱眉:“今晚又要回去加班?”

“嗯,自己负责的第一个项目,要好好做才行啊。”赤苇一如既往这么回答。

“不要熬夜太晚,你昨天两点都还没睡吧?”

“好好好。有萤的爱心宵夜就不会太累。”赤苇笑。

月岛脸又热起来,他不动声色的转了话题:“不然你先回去洗澡休息一下,我一个人去超市。”

“不用。一起吧。”

两人决定一起住以后,在离公司近的地方找了一间公寓租下来,搬回中心区房租要贵了接近两倍,但两个人的收入还可以支撑。而且节省下了通勤的时间和花费,吃饭费用也降了下来,因为工作不忙的时候两个人会轮换着下厨。赤苇和月岛对此都十分满意,除了一开始对谁来洗碗这件事两人进行了持久的拉锯战。

提着食材进门后,虽然赤苇表示可以帮月岛做准备,但月岛坚持自己完全没问题就把赤苇往浴室推:“快去洗澡吧。今晚十二点还不睡觉的人我可不会帮他准备什么宵夜。”

“好好,那至少让我去拿一下睡衣吧。”赤苇举手投降。

吃饭时赤苇毫不留情地吐槽了月岛的厨艺:“其实还是很有问题吧。”

“啰嗦。京治你也还要努力吧。”

“不过芥末拌油菜花要比上次好吃一点。说起来萤你喜欢吃什么,就只有草莓蛋糕?”

“其他的都差不多吧。京治你才是,明明并不喜欢草莓蛋糕那次为什么要和我点一样。”

“尝尝你喜欢的味道嘛。不过果然是在其他那个范畴里。”

“京治你不懂草莓蛋糕的美妙之处吧。”

“我懂哟。就是把草莓留到最后吃的那一口。”赤苇说着,夹了盘子里最后一块芥末拌油菜花吃掉,满足地放下筷子。

按照轮换次序要洗碗的赤苇又被月岛推回了房间:“之后你连续洗碗就可以了,不会少你一次的。”

交往以后,月岛发现赤苇和自己有很多相同的地方。比如说对方也在中学时参加了排球社团,难怪第一次自己提到排球时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这么一来,两个人都难得休息的时候会去附近的体育中心和其他人凑起来打比赛,赤苇二传,月岛副攻,竟然第一次就出乎意料地默契。这让月岛不禁想着中学的排球社团总算是有了超过简历上一行字的作用。

比如事实上赤苇也并不是非常善于和陌生人交流的人,在地铁里和自己搭话的赤苇其实也犹豫了很久。赤苇问过月岛:“萤你啊,从在地铁里遇到那时就注意我了吧。”

月岛不置可否:“怎么。京治你不是也一样。”

“是是,第一次见到萤时就决定啦。”

再比如,两个人都是习惯把喜欢的食物留到最后一口吃的人。据说这样的人都容易想比较多,慢热,安全感低。但是,可以获得最后的,最强烈的幸福感。

月岛收拾着赤苇吃完的盘子,用手指沾了一点汤汁放进嘴里。

“果然下次还是要多放点酱油。”

Fin

 

一个彩蛋↓

其实赤苇第一次见到月岛是在那之前的一个月。挺拔瘦削的青年站在月台上,因为早起没睡醒的困倦打了个哈欠。

可爱过头了吧。

 

 

PS:

罗里吧嗦十分清淡的一个故事,OOC到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带着大量的私人偏好,一开始写月月那些情绪时因为多多少少带着自己的共鸣废话连篇地描述了心理变化。到了后来一方面自己确实没经历过,另一方面写不出来了只想着啊快点写完吧于是就基本成了对话流水账。

题目叫机缘和爱丽丝·门罗的短篇《机缘》有关,整个想法也出自那个故事。

苇月太冷了掉进了冰窟窿【大哭

感谢阅读,有什么想法的请一定留言告诉我。鞠躬。

  49 9
评论(9)
热度(49)

© Richia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