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iamo

……被关注了写个介绍吧/不混圈,偶尔写写小排球,可能也会写别的/最爱黑执事欢迎剧情讨论拒绝塞夏/慎fo

 

【革命机valvrave】Last Elegy

○在动画原作结局之后发生的故事,但并不算严格意义上的续

○捏造➡莉泽露蒂还活着

○艾尔艾尔弗 x 莉泽露蒂、阿德莱伊x 流木野咲、时缟晴人 x 指南翔子,有 CP雷请慎

○称不上连续的故事,情节松散…冷CP的自娱自乐

 

 

 

——第三银河帝国历12年——

***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艾尔艾尔弗正埋头在办公桌上堆积着的文件里无暇抬眼。

第三银河帝国历12年,虽然国际上基本已经达成了“寻求人类与其他生命体共存之路”的共识,但局势仍然严峻,距离他们想要创造的和平世界还有很长的距离。即便“七号特定危险生物”这个称谓已经随着那场持续数年围剿魔使的动乱埋进历史的尘埃,新的宇宙生命体不断出现占据着媒体报道的头版持续绷紧着人类的神经,但作为一切恐慌的开始,这个词还是能轻而易举地挑动人们愤怒的火焰。摊在桌上的那份文件正是让他太阳穴发痛的源头,媒体不知从哪里来的情报,竟挖出消息——帝国的领袖艾尔艾尔弗鲜疏露面的妻子莉泽露蒂的真实身份是魔使。报道还添油加醋的猜测了一番帝国藏匿着一个在那场围剿中幸存的魔使用意何在,并附上了一些关于魔使曾囚禁人类强制抽取符文的资料,显然可以轻而易举地点燃人们的怒火。更严重的问题是,报道中引用的一些数据资料是从未对外公开的绝密文件,所以不难猜测敌对派已经黑入数据库,而这篇报道的目的不仅仅要掀起民众对“共存”主张的反感,更是对帝国的不露声色的挑衅。虽然报道发布前就被搜索器捕捉到并动用权力压了下来,但看着文件的艾尔艾尔弗还是止不地捏紧拳头微微战栗,因为暴怒或是惧怕还是别的什么。

艾尔艾尔弗听到敲门声后几秒钟才回过神来,他猜是流木野咲或是指南翔子有事商议,深吸一口气整理好表情,才说到:“请进。”

推开门走进来的却是束着樱发的女子。她捧着一只精巧的小碗,脸上带着狡黠的笑意:“Michael,喝杯咖啡休息一下吧。”

艾尔艾尔弗一时还没能收好自己的惊讶,直到莉泽露蒂走到桌前放下咖啡,他才想起来把摊在自己面前的的文件慌忙收进抽屉。即便过去这么多年,面对莉泽露蒂时会变得笨拙这点,一点没变。他看到莉泽露蒂的目光在文件上停留了一下,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一如挂着微笑,大约是没看到内容。

莉泽露蒂气色看起来不错,画了淡妆的肌肤依然如凝脂。虽然已经年近三十,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痕迹,流转的眼眸中依然是天真热忱的光芒。她微笑着帮艾尔艾尔弗解开领口第一颗扣,松了松系的一丝不苟的领带,轻轻在他唇边落下一个吻,轻声说:“不要太辛苦。”

指南翔子推门进来时看到的就是笑的宠溺的艾尔艾尔弗和坐在他身边讲着什么笑话巧笑嫣然的女子这样一幅画面。她有点尴尬,不知所措地犹豫着该若无其事地打断两人还是悄悄退出去,踌躇的几秒里莉泽露蒂发现了她。她抱歉地说着打扰你们工作啦收了艾尔艾尔弗的咖啡杯就要离去,路过翔子身边时还跟她说自己最近试了新菜邀请她去尝尝。翔子一边僵硬地笑着答应一边回忆了一下身为魔使的莉泽露蒂上几次作品,不过艾尔艾尔弗倒是毫不在意地全部吃光了。

莉泽露蒂离开后翔子才走进来:“关于那份拦截的稿件,这是目前追踪到的几个服务器,不过……晶说很难再深入下去了。”

“是么。”

“加强数据库安全性的工作已经在着手准备了,晶挑选出几个人成立了小组。另外,阿德莱伊发来联络,预计下周会到访77模组,讨论下一步的战略——顺便看望你和莉泽露蒂公主。”

“嗯——阿德莱伊之前是说过近期会来。”

指南翔子这才注意到艾尔艾尔弗的异常,她在心里叹了口气,换上了日常的口吻:“艾尔艾尔弗对公主的事情还是一如既往这么紧张呢。不用担心,这次事件只是提示了我们数据库的漏洞,并没有造成实质损失。而且,你应该明白晶的实力,不会再有类似事件了。”

艾尔艾尔弗并非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这篇未来得及刊载的报道就同暴风一般席卷了他所有的理智,触动着最脆弱的神经,让他不由自主的设想了最坏的后果。如果,再一次失去莉泽露蒂的话,他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和动力重新振作起来,因为这一次失去的话,另一个说着与他“分一半”的人已经不在了。

艾尔艾尔弗仓促的笑了一下,很想问问指南翔子,如何在晴人离开后坚强的领导咲森学园的学生战斗至今。但他突然意识到,这个问题太过残忍了,不管是对于翔子还是自己。于是他调整了一下表情:“抱歉,这么失态让你们担心了,是我的失职。”

 “艾尔艾尔弗你真的变了很多,失态本身就很不像你了。” 翔子笑着揶揄他,“更何况还会为自己的失态道歉。”

艾尔艾尔弗的智慧似乎没分给言语分毫,论口舌之利他也只有被翔子戏谑的份,意识到自己的这点示弱,他不禁笑了起来:“是啊,是改变了很多,这十几年来。大概不能不说是那家伙的功劳吧。”话出口的瞬间他才意识到自己不留神还是提起了晴人,指南翔子的神情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黯淡。

“不说啦,接下来我还有会议。”但少女立刻换上了笑颜,转身前她又冲艾尔艾尔弗打了个拜托的手势,“公主下次厨艺品鉴会还请你多多努力喽——为大家的健康着想。”

“也没那么难以下咽吧。”艾尔艾尔弗皱眉。

“是是,只不过多尔希亚的口味吉奥尔人吃不习惯而已,所以艾尔艾尔弗你就好好享用吧。“带着笑意,翔子头也没回地边走边回应他,在门边留下一个狡黠的笑,闭了门离开。

艾尔艾尔弗看着关上的门有片刻失神,他从抽屉里重新抽出那份文件,说服自己是自己太过多虑和不理智。他闭了闭眼,把几张轻飘的纸塞进碎纸机,按下了启动按钮。

 

***

虽然只扫了一眼,莉泽露蒂看到那份文件的内容了。

“……帝国领袖艾尔艾尔弗妻子的真实身份是魔使,这不得不让人怀疑表面上寻求人类与魔使共存的方针背后是否藏有什么阴谋……政府的欺瞒行径,只会不断减少民众对其信任,而这很可能成为紧张局势下大战一触即发的导火索……”

仿佛心脏被攫住的窒息一瞬间击中了她,莉泽露蒂停下脚步在灯光惨白的走廊里站了好一会,直到心脏的跳动平复下来才继续迈开步。很奇怪,魔使明明不会有害怕这种情绪的,而心脏跳动抑或窒息这种人类身体器官的生理反应,对于魔使的意义应该只在于判断这具躯壳的健康状态并决定是否需要更换而已,本来应该是这样。不知道从什么开始,她开始能对那些跳动节奏间细微的差别代表的不同情绪有所体会了——仿佛重击般敲响的恐惧,如同缓慢抽走空气时挣扎着鼓动的绝望,抚慰着充盈满溢胸腔的温柔,和仿佛燃烧起来一般热烈的爱意。

在她存在的漫长岁月中,这种情绪被认为是低效而无用的,她的族群一向采取最高效的行动方式,绝对理智绝对冷静的占领和掠夺,对于她们来说人类不过是从属食物链下级的低等生物。而人类对她们的恐惧和围剿让她们不得不隐匿其存在于世的痕迹,于黑暗中注视着这些生物碌碌无为的一生,操控着世界的秩序。在尚存一息的属于16岁前莉泽露蒂的稀薄意识中,她已经想不起来是否有人类知晓她魔使的身份而愿意亲近她了,恐怕是没有的。

她死过一次,再活过来遇到的却都是待她温柔的人类,艾尔艾尔弗视她如珍宝,阿德莱伊关切地叫她名字,克琳希德敬重的称她“公主大人”,指南翔子微笑着给她递来食物,流木野咲和连坊小路晶友善的着牵起她的手,她以为世界本如此。直到她从录影带中看到了那些残忍的屠杀和流血,看到了符文消耗殆尽瞳孔黯然的少年面庞,直到她得知支撑绝望中艾尔艾尔弗重新振作的信念——完成莉泽露蒂未尽的理想,建立一个人类与魔使可以共存的世界,直到她知晓翔子、咲和晶早已放弃了人类之身。她才明白不是世界已经如她所愿,而是他们用人类之躯为她守护了这条共存之路。跟随这具躯体、这个名为莉泽露蒂的公主的生命,她好像理解了人类这种生物,如何可以这么软弱又这么强大。

但莉泽露蒂明白,这不过是存在于少数人谎言中的乌托邦罢了,若魔使需要消耗人类符文得以存续的食物链矛盾不能解决,这个世界就没有建立的可能。

“身份认证成功,允许开启。”

莉泽露蒂走进这间位于地下三层走廊尽头的研究室,几位研究员冲她打了招呼,又重新专注于手上的工作。莉泽露蒂转到侧边的更衣室,她解开束在两侧的双马尾利落的挽了一个发髻在脑后,脱下繁复华丽的裙装换上无菌工作服,仔细清洁双手后她抬头看向镜中的自己。她很喜欢这样的自己,清淡的妆容干练的形象,这样的样子让她切实感受到她能为实现共存目标做些什么,而不是被艾尔艾尔弗小心翼翼的置于保护的羽翼下——她和他们一起在为这个目标奋斗着。更何况,这里有着只有莉泽露蒂才能做到的事。

莉泽露蒂回到自己的办公位就看到了整齐放在桌面上的报告书,上一次的样品化验结果刚出来,翻开第一页结果栏就标注着“未通过”的字样,不出所料的结果。她回头看向置于无菌隔离间中那一管小小的试剂,闪烁着迷人的荧黄光芒,然而仍毫无用处。她仔细阅读起报告书中一项项指标数据,忽然出声叫住了正在进行模拟计算的泷泽:“所长,这次样品为什么还是未通过,所有指标都达到80%以上了,只有稳定性稍差。这应该符合进行实际测试的标准了。”

泷泽没有停下手里的工作:“不行,太危险了。”

“所有未经实际测试只靠化验得出的结论事实上都是不可靠的,这次的条件已经具备,不试一试可能我们会永远错过这个机会。”

“这是中心会议讨论一致通过的结果。”

“可是如果一直这样,研究可能会停滞在这一步。这距离完全人工合成还太远了。”

泷泽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莉泽露蒂,那瓶试剂要注射进的身体是你的。”

“我知道,但应急措施不是验证有效吗。”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那具身体不是你一个人的。”

“……”

莉泽露蒂沉默下来,她明白自己的任务,也明白自己身份的职责。她是宇宙生命研究中心下设符文替代品开发所的研究员,同时也是唯一的测试者。

她本应该最理智和谨慎的,怎么会冲动下做出用自己生命冒险的事情,这实在,实在不符合魔使的身份了。她甚至要嘲笑起自己,不知不觉被人类的情感控制到如此地步,如果艾尔艾尔弗听到了她刚才的话,一定要生气了吧,本来她决定加入研究所时艾尔艾尔弗就是反对的,好在最终还是理解了她的选择。

“抱歉,是我太冲动了。”

“莉泽露蒂,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在不能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我们不能让你冒险。”泷泽叹气,“我们不能没有你,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

莉泽露蒂那一天在研究室留到了最晚,泷泽离开时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在桌角,走到门口他回头看了一眼在黑暗中中隐隐发光的试剂和女子的身影,那个小小的身躯同他第一次见到躺在病床上的少女时一样瘦弱,但却似乎闪着光芒——是符文的颜色。

 

——第三银河帝国历20年——

***

黄昏降临在都城多尔西亚娜,街边样式古典的建筑物笼罩在金黄的余晖中。从那场著名的魔使围剿暴乱开始,多尔西亚多地爆发起义和战乱,战争持续了十年之久。由特务机关卡尔斯坦因出身的原皇族阿德莱伊领导的王党派革命军最终在战争中占据优势,整合了大部分国土建立多尔西亚共和国,多尔西亚娜时隔多年后又一次成为了这个年轻国家的都城。虽然国家成立十年后也并非迎来了绝对的平和安定,边境地区冲突时有爆发,但这并不妨碍都城多尔西亚娜的繁华和热闹,这座饱经失落和战火沧桑的古都,如今又逐渐焕发出其最繁荣时期的光彩。

阿德莱伊站在郊外军用机场休息室里,望着窗外悬在树梢的落日,微微眯起眼。敲门声响起,随从进来报告穿梭机将于十分钟后降落,他应了一声,突然涌现一种奇怪的想法,他有点惧怕这次碰面。

直到穿梭机降落掀起的巨大气流扇动他披在肩上的风衣猎猎而动,这种奇怪的感觉还是没有消失。他有点发愣的看着艾尔艾尔弗和莉泽露蒂钻出舱门,才回过神来,快步走上前如释重负般的冲他的友人露出微笑。

“好久不见了,艾尔艾尔弗,莉泽露蒂公主。”

“阿德莱伊。”艾尔艾尔弗只是轻轻颔首。

“好久不见,阿德莱伊。”莉泽露蒂含笑打着招呼接受了他礼节性的拥抱。

太阳完全落下去了,地平线上只剩下燃烧过后的暗红色逐渐被苍蓝吞噬。阿德莱伊又望了一眼缓缓关上的舱门,坐进汽车。

久违踏上地球土地的陌生感让艾尔艾尔弗有种说不清楚的感慨。车窗外飞速掠过的多尔西亚娜街景,他沉默的看着,这本应该是他最熟悉的地方,但现在却完全没有印象了,他不太能体会普通人常说的孤独和寂寥,但此刻内心的空荡感的确让他有些烦躁。他看向身侧的莉泽露蒂,对方也只是出神的看着窗外的灯火没有言语。似乎意识到艾尔艾尔弗的目光,莉泽露蒂回头朝他眨了眨眼,轻轻握住他的手。

车驶过王宫,一路开到位于城西一座古老的宅邸才停下来。阿德莱伊向他们解释这座两层的房屋战时被买下来作为秘密联络机构,战争结束后改成了他的私人府邸,他偶尔会过来居住,这次艾尔艾尔弗和莉泽露蒂是私人来访,因此来这边停留比较方便。艾尔艾尔弗没说什么,但他还是在心中感谢了阿德莱伊,这个男人一如既往的体贴,再次住进曾囚禁莉泽露蒂的王宫的确会让他不快。

宅邸的外观十分古朴,但内部已经完全改成了适应现代生活的功能。晚餐后莉泽露蒂说已经累了想早点休息,管家带她去了屋后的温泉,留下艾尔艾尔弗和阿德莱伊两个人换到餐厅旁的吧台。

“艾尔艾尔弗,我以为你不会想回来,多尔西亚娜。”阿德莱伊亲自取了一瓶酒,倒进两只杯子里。

“我自然没有兴趣。“艾尔艾尔弗晃了晃酒杯,“不过,莉泽露蒂说想来看看。”

“公主?”阿德莱伊诧异,“公主应该也没有关于多尔西亚娜的记忆了吧。”

“没有。”男人沉默了一下,“应该是没有,你知道那时候莉泽露蒂留下的记忆已经非常稀薄了。”

阿德莱伊没有答话,他自然知道,那时他比艾尔艾尔弗要提前见到那个面色苍白瘦弱狼狈的少女,几乎要认不出是那位优雅美丽的公主。

“前段时间整理物品时,发现了一本我的笔记。”艾尔艾尔弗接着说,“找到莉泽露蒂前,我把有关她的事情都写了下来,后来混乱中那本笔记遗失了。前段时间内阁通过了在咲森遗址建立博物馆的提议,整理资料时在库房发现了那本笔记。”

“公主读过了,于是想回来多尔西亚娜看看?”阿德莱伊感慨的笑了笑,“的确像公主的会做的事。”

“阿德莱伊,记忆是可以建立的吗。”艾尔艾尔弗却沉默了,隔了良久他才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阿德莱伊没有明白艾尔艾尔弗的话。

“我不记得在多尔西亚娜发生过的事,对于写下的那些内容印象也已经残缺。但是再回到这里,有些东西好像又是真实存在的。”灰发的男人低着头,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的他的表情。多尓西亚娜的街道的确模模糊糊唤起了他意识中的一些幻境,飘零的大雪、日暮的王城、战火的硝烟和立于废墟的中樱发少女,但艾尔艾尔弗已经分辨不出这些似曾相识的情景来自他的记忆还是由那本笔记勾勒出的画面。那座承载了他和莉泽露蒂回忆的多尔西亚娜事实上已经消逝在虚无中。

“你后悔吗。”

“不,我只是怕那些东西会刺伤莉泽露蒂。”

“不会的,莉泽露蒂公主其实一直是个坚韧的人。”阿德莱伊回答他。

“我知道。”艾尔艾尔弗跟阿德莱伊碰了一下杯,“谢谢你,阿德莱伊。”

“……”阿德莱伊却被艾尔艾尔弗的坦诚弄得有点措手不及,他被酒呛了一下咳嗽起来,缓过神却看到艾尔艾尔弗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发笑。

“咳——咳,听说你有意把权力交出去?”

“阿德莱伊,你是领袖当久了,聊天都不会了。”

“那也还不用你来说教。”

“是有这个打算。事实上我一直只是作为战争的领导者,现在局势逐渐稳定下来,就没有必要还由我来担任了。”艾尔艾尔弗收了笑意,“而且现在指南翔子也成长到可以肩负这个责任了,内阁这几年运转也很有成效。”

“那个喊出建国口号的少女么……”

“虽然行动鲁莽天真,但就目前的结果来看,她选择的道路并没有错。”艾尔艾尔弗说:“虽然现在也还是少女的样子,不过已经具备领袖的能力和气质了。”

阿德莱依被“还是少女的样子“刺痛了一下,他迟疑着该不该向艾尔艾尔弗询问那个答案显而易见的问题,对方却像看穿了他一般说道:“下月新成立的内阁将会正式出访各国,流木野咲作为形象大使和外交事务官员也会随行。“

“咲……”阿德莱依仿佛被哽住一般,他迟疑着、艰难的吐出那两个音节,“她还好吗。”

“能有什么不好。“艾尔艾尔弗不以为意,”阿德莱依,这实在不像你的作风。“

“不……只是,之前的发来的联络她这次会和你们同行,今天却没有来,我只是,只是随口问问。“阿德莱依别开脸。

“新内阁有很多事务要处理,她临时抽不开身罢了。“

“代我问候她,艾尔艾尔弗。“

艾尔艾尔弗没有说活。他看了一会面前这个年近四十的男人,他认识他三十多年了,阿德莱依一直都是自信稳重的,他有坚定的信念和目标,有崇高的品质和理想。他很少看到他像现在这样动摇的模样。艾尔艾尔弗从怀中掏出一个随身音乐播放器,放在桌面上轻轻推到阿德莱依面前。

阿德莱伊疑惑的看着他,这么古老的东西有几十年没见过了吧。

“流木野咲给你的,她让我转达你,请不必执着于她。“

阿德莱依睁大了眼睛,那枚小小的金属盒子闪烁着暗哑的光芒,他迟疑着伸出手把它握紧在手里,冰凉的触感很快就被体温中和了。捏着这个小小的金属盒,他终于能坦然承认他等待着穿梭机降落时感受到的惧怕是什么,看到长发少女没有跟随着钻出舱门瞬间的如释重负是什么,紧随其后而伴随这一天的空落又是什么。

“艾尔艾尔弗,你不明白。”

我不明白。他本不打算说的,无论如何这都不是他愿意插手的事情。然而这个时刻他眼前却突然闪过了迟迟不敢告白、不敢袒露心声的少年,痛苦蜷缩着的身影。于是艾尔艾尔弗搭上了阿德莱依的肩膀:“阿德莱依,别做会后悔的事情。”

那个小盒子被搁在桌上好几天,阿德莱依都视若无睹。直到几天后的早晨,艾尔艾尔弗和莉泽露蒂已经返程,他吃着早餐,漫不经心的拿过它插上耳机。几秒的空白后,少女的声音传出来。

“阿德莱依,好久不见啦。抱歉这次不能和艾尔艾尔弗还有公主一起去,最近实在忙得够呛。不过很快就能见面了,下次你见到的我就是全新的身份啦,值得期待一下哟。虽然下次的出访不是私人行程,不过你答应要请我吃饭可没有作废,那家超好吃的牛排我可是很期待呢。

下面这首歌,是我当艺人时录的最后一首——真是好久以前啦——不过还没有完成就隐退了,所以从来没有发表过。请你听听吧。“

又是一段空白。

没有伴奏配乐,女声独自歌唱。

歌声停下来好一会后阿德莱依回过神,才发现他咬着一口三明治,没有咀嚼也没有吞咽,不知道就这样停了多久。

 

***

艾尔艾尔弗的桌角放着一个相框,里面是张泛黄的照片。这张照片是连接他与莉泽露蒂过去的唯一的凭证。

艾尔艾尔弗看着那张方寸纸片间的女孩子发呆。从地球返回模组后莉泽露蒂连衣服都没换就去了研究室,事实上他们也是因为莉泽露蒂忽然得到消息——样品开发取得了突破进展——才临时改变行程提前返回。深夜23点,莉泽露蒂还没有回来。

盯着照片,他眼前却是那晚昏沉灯光下阿德莱伊失落隐忍的表情,那不像他认识的阿德莱伊,始终高傲正义的王子。

他知道这件事必须有人来做,为了共存的目标,为了没能说出心愿的时缟晴人,为了每个像莉泽露蒂这样的人不再需要躲藏,为了如阿德莱伊那样的神情不再出现在他人脸上。对莉泽露蒂选择加入研究室,理智上他知道这是最有效率的方式,他只是还没有成熟到把莉泽露蒂的安危作为筹码放在历史的天平上。

莉泽露蒂轻笑的声音把他的意识拉回来,她捧起他的脸,抚平他微微皱起的眉头,把额头抵在他的额边轻蹭,像是在撒娇的叹息:“又在看照片。“

艾尔艾尔弗吻上莉泽露蒂,捉住柔软的唇瓣轻啄,不同于他雷厉风行的处事风格,艾尔艾尔弗的亲吻细密绵长。吻过脖颈,在耳畔留下吐息,轻触颤动的睫毛,勾勒过小巧的鼻尖,最终又落在唇边。

就是这两瓣唇,吐出天真的话语“对半分吧”,将他拉入迥然不同的生命轨迹。他不是没有想过那个说要将生命对半分的女孩子大概那时还不是魔使,自己在那之后怀揣着笃定信念的奋斗也许在某个时刻早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莉泽露蒂似乎意识到了他瞬间的分神,轻咬他的唇,舌尖描画着唇瓣的形状,滑进口腔勾起他的舌缠绵缱绻。艾尔艾尔弗抱紧莉泽露蒂,捏起她小巧的手掌握在手心,有点强硬的夺回了主动权,他倾身压下加重力道,重吻吸啜,霸道的占领了对方的唇舌。

艾尔艾尔弗很清楚,他爱着的是此刻在她身边的莉泽露蒂。年少时冲动的誓言和幼稚的希冀,但让这些丰满充实起来的莉泽露蒂此刻正在他怀抱中温柔的抚着他的面庞。卡尔斯坦因的训练让他成为一个看重结果多于过程的人——谁来驾驶无所谓只要valvrave可以继续战斗就可以,牺牲什么不重要只要救出莉泽露蒂就可以,与反目的旧友重新结盟也没问题只要目标一致就可以——同样的,他毫无芥蒂的接受莉泽露蒂的身份,曾在你身上发生什么无关紧要,只要你再回来就可以。你是被囚于王城的公主,便建立一个只为守护你而存在国家;你是企望共存的魔使,就创造一个人类和魔使可以共存的世界。这曾是你未尽的遗愿,现在是我们共同守护的愿望。

即便最初的莉泽露蒂已经不在,所有的记忆已经抹去。艾尔艾尔弗还是在从头来过的这二十多年里深爱着莉泽露蒂。

艾尔艾尔弗摸索着去捉莉泽露蒂的衣襟,才确认到莉泽露蒂穿着的是研究室的轻便的衬衫。他一颗颗缓慢地解着纽扣,动作小心翼翼得像是对待一件艺术品。他蹭着莉泽露蒂的唇低声说:“研究室进度怎么样。”莉泽露蒂没有回答,环上他的颈,闷闷的轻应了一声。

或许在莉泽露蒂的眼里,自己始终都幼稚又鲁莽;或许在自己隐秘的心底,敬畏着这样果决的莉泽露蒂。艾尔艾尔弗从来没有像面对莉泽露蒂时一般,这样充满勇气又怯懦疑虑。他赌气的咬住莉泽露蒂光滑的肌肤,紧紧把这具娇小的身躯圈在怀里。莉泽露蒂温热的鼻息吐在他的脖颈,声音飘忽着并不真切:“今天对新的样品进行了测试。”

艾尔艾尔弗背脊僵了一下,但他没有停下动作,只是不由自主更加用力的扣住了莉泽露蒂的手。他沙哑着低语:“结果呢。”

他不太记得莉泽露蒂回答了什么,那天的谈话像是蒙着一层薄雾扔进了意识深处,但感官却清晰的留在了记忆里。他在莉泽露蒂的每一寸肌肤落下亲吻,他抚摸着她的面庞把泪轻轻蹭落在她发丝间,他睁大眼睛想要看清她洁白无瑕的身体上哪里有注射的痕迹,他紧紧抱住她怕她马上就要消失,他想把自己所有的火热都给她看看。

在理智的线断开前,艾尔艾尔弗紧闭的双眼前闪现出那张泛黄的旧照片,他才看清自己一直逃避的那种恐惧,对怀揣着一张纸片上少女天真笑颜度日如年可能性的恐惧。

于是他收紧手臂,像是要把莉泽露蒂揉进自己身体一般用力拥抱。

 

 

tbc?

其实我还没有写完,没写完就发存货其实有点方==

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出来吧,艾尔艾尔弗生日快乐!良平今天不出所料的发了推,好感动。

终于写了虐我千百遍的BG心头爱,OOC什么的…我不管艾尔艾尔弗就是公主爱的战士!

下一更我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

  5 2
评论(2)
热度(5)

© Richiam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