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ichiamo

……被关注了写个介绍吧/不混圈,偶尔写写小排球,可能也会写别的/最爱黑执事欢迎剧情讨论拒绝塞夏/慎fo

 

【HQ】【及影】Green-eyed Monster

□小排球2季24集衍生

□及影交往设定

1.

及川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影山,正咬着吸管小口喝果汁,刚才狼吞虎咽吃掉桌上大半食物而显得有些狰狞的表情此时也在食物的安抚下缓和下来。柔顺的刘海垂下来在眼睛上投下一小片阴影,因为之前的剧烈运动气色很好,脸颊的热度还没有完全褪去。暖黄色的灯光让他的神情显得更加柔和。这个时候的影山怎么看都是一个乖顺的后辈,几个小时以前球场上的戾气和压迫感就像假的一样。

 

及川无意识的把手边点餐时拿到的发票折成小片再摊开换个方向继续折起来。

 

他早就注意到影山右侧脸颊上有一小点酱油渍,但并没有出声提醒的打算。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搞上去的,而影山刚才拿起纸巾擦拭的时候好巧不巧的恰好避开了那一点。那一点污渍让对方的脸怎么看都显得有一点滑稽。

 

“真是蠢啊,到底要怎么吃才会把酱料搞到那种地方去。”

 

及川在心里嘲讽着,又不由自主恶趣味的联想到了小飞雄以前的种种糗事。

 

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起来,及川低头去看,却发现是影山的手机来电。及川瞟到来电姓名显示着“菅原前辈”。

 

啧,爽朗君么。

 

影山抬头看了一眼及川,然后接起了电话。那一瞬间让及川以为影山的犹豫是在顾及自己情绪,但很快他就自己推翻了这个假设。影山这种单细胞,怎么可能意识到这种事。大概还完全沉浸在“赢了”的兴奋中吧。

 

“好的,知道了。白鸟泽的信息我会提前看的。”

 

白鸟泽啊。及川心里像有根小刺似的卡着他刺痛的难受。牛若和影山,天才的对决吗?会是什么结果呢。但及川觉得连提起这么点好奇的兴致都会让他感到不堪,仿佛在嘲笑着他的无能为力。

 

赢了的人还将继续前进。而他已经到此为止了。

 

“谢谢前辈!前辈再见。”

 

影山挂断电话,抬头向他解释道:“菅原前辈说明天一早要早点去学校开会,晚一点还要发白鸟泽的资料过来要我提前看。”顿了一下又补充道“及川桑和白鸟泽打过吧?是怎样的队伍?之前和日向去侦察都没有看……”

 

及川没表情的听着,在情绪失控前忽然打断影山说道:“飞雄你脸上有一滴酱油渍哦。太蠢了。”

 

然后在影山“欸欸哪里?”的叫声中站起身来,顺便拿起纸巾帮他擦掉了那一点污渍。长舒一口气故作轻松地说:“那么早点回去吧。既然飞雄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的的话。”

 

在迈开步前,他朝影山笑了一下。

 

2.

及川承认,在赛点的时候使用二次攻击是需要非常坚定的心理素质和排球能力的。即使是他在这种时候也会踌躇犹豫。而对面那个人却丝毫没有动摇。

 

及川匍匐在地上抬头看球网对面挺拔的少年,回忆的画面忽然纷至沓来压得他几乎要喘不上气。

 

排球落砸在球场上的撞击声随着滚远而渐渐弱成背景音,混杂在乌野的欢呼声和青城的加油声中。及川觉得自己仿佛被装在真空容器中,所有的这些都扭曲变形了,仿佛耳鸣一般闷闷的嘈杂着。

 

而那些画面却愈发清晰了。影山抱着排球请教他发球,牛岛俯视着他冰冷的神情,被替换下场自己颓丧的步伐,岩泉因为担忧拧起的眉头。之所以这么清晰深刻,大概这些早就已经刻在他意识深处,随时准备着张牙舞爪而出嘲笑他的无力吧。而此刻影山打开了那个开关。

 

球场对面的影山,正低头看着他。他明白影山的表情并没有任何嘲讽,因为运动而有些凌乱的刘海下面,深色的眼睛是和任何时候一样认真而无辜的神情。如果有什么不同的的话,大概就只有专注于比赛的聚精会神。

 

真不明白这种毫不犹豫的果断坚定是影山的天才之处还是他愚蠢的地方。

 

他其实知道的。早就明白总有一天影山的才能会超越所有他为了弥补这个差距而做出的努力。只是没想到这个时刻到来的会这么快。

 

停顿了几秒及川勾起嘴角笑起来,“但是,我不会输的。”

 

排球是六个人强则强的运动啊。

 

3.

房门刚关上,及川就粗鲁的把影山推到墙角,在影山惊呼之前堵住了他的嘴。

 

仿佛要把压抑了一路的怒气和不甘全撒在这个可恶的后辈身上,及川一边在心里恶狠狠的说着臭小鬼一边撬开了对方的嘴唇。

 

这甚至算不上一个吻。他左手箍住影山推搡的手臂,右手紧紧扣住对方的后脑勺,毫不犹豫的伸出舌头在对方的口腔中肆意侵略。

 

牙齿激烈的磕碰,口腔中有微甜的血腥味,不知道是影山的还是自己的。他攻击般占领着对方的口腔,及川身体里仿佛有一头怪兽挣扎着想要将影山撕裂捏碎揉进自己身体里。

 

我有多爱你,就有多想毁掉你。

 

我不是讨厌你,只是讨厌在你面前这么不堪的自己。

 

嫉妒的、渴望的、不甘的、丑陋的、骄傲的,爱着你。

 

4.

还是输了。

 

及川国中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自己能力的极限和资质的平庸。尤其是身边出现了影山飞雄这个天才后辈后,不安恐惧一天天侵蚀着他。

 

然而,“你是说已经觉察到自己能力的上限了吗?技术、体能、精神,明明哪一样都还没完全成型呢。拥有比自己更优秀才能的人生来就与自己有所不同,想要颠覆这一差距,无论付出或者拥有怎样的努力、苦功、伙伴都是不可能实现的。这种话等极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之后再说也不迟。”监督温和地这么说道。

 

“排球场上有六个人在打,不管对方是天才一年级生还是牛若,六个人强才是真的强吧。”岩泉恶狠狠的揍扁他告诫着。

 

于是及川笃定的相信了他们,不知道是不想让他们失望还是不想让自己失望。

 

六个人强才是真的强。就在他几乎要真的以此作为自己的信条时,仿佛咒语发动一般,轻而易举就被摧毁了。

 

不。不如说这从头到尾都是大家集体编制的一个谎言,而自己贡献了最大的一份力量。谎言仿佛一张网,紧紧包缚住他。

 

孤傲的国王总有一天会脱下王冠成为六人中的一员,而才能的差距可能需要花费与之相比十倍百倍的时间,才有一丝弥补的希望。

 

影山压倒性的才能光芒仿佛盛夏的太阳,把这张网燃烧殆尽。

 

5.

及川觉察到影山渐渐停下了挣扎,从束缚中抽出手臂抓住自己胸前的衣襟,在自己粗鲁的动作中慢慢抓住节奏迎合着,舌尖温柔的舔过自己的嘴唇。

 

及川却仿佛被卸去全部力量一般停下来,胸中的怪兽放佛被唇角过电一般的酥麻安抚。他扶着影山的肩膀站直身体。

 

影山的表情有一丝困惑,因为刚才激烈的吻嘴唇显得有点红肿,他眨了眨温热的蒙着雾气的眼睛望着及川:“及川前辈?”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呢。坚定无辜的、理直气壮的眼睛。

 

及川自嘲般的笑了一下,终于抱紧了影山,把温热的眼泪揉进对方的脖颈里。

 

“下次,我不会输给小飞雄的。”

 

这么说着的同时,他感觉到影山抬起手臂抱住了他。

 

这个臭小鬼。

 

-fin-

 

PS:

接下来当然是被吃干抹净神情迷离的呢喃着“及川前辈”的小飞雄和顾忌着接下来飞雄比赛而小心翼翼的及川

 

 

 

后记:

取标题苦手,于是用了这么一个意味不明的英文。green-eyed monster,意为嫉妒心。

 

被24话虐的炸了好几天,为了给自己一点安慰写了这篇,然而好像还是很虐_(:зゝ∠)_想要表达及川对影山嫉妒又爱着的矛盾心情,渣文笔可能只能表达一点点吧。

 

第一次在lofter发文,如果有人看到这里,非常感谢。

  103 24
评论(24)
热度(103)

© Richiamo | Powered by LOFTER